岩棉防水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防水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每个从北京CBD下班后的夜晚只有这些脏摊儿才能治愈一切

发布时间:2021-01-03 00:36:41 阅读: 来源:岩棉防水剂厂家

一下雨,北京三环里的交通又堵到瘫痪。加班忙完一摊工作之后,充电宝和手机都只剩下最后一格电还在苦苦硬撑,等待快车司机接你回家。

路上有很多刚结束加班的CBD民工,像你一样步伐拖沓、目光涣散,严肃的衬衫从上面松开了两个扣子,精致的眼线有些晕妆了也懒得再补。你想了想,回到家里也没有什么在等着你。

上车,没眼力见儿的贫嘴司机自顾自地推荐起晚餐馆。无一例外不是“半夜路过也看到人在排队”的脏店,还有人跨半个城隔三差五去吃,“简直不明白”。

你用表面平静掩盖内心的波澜起伏。这些深夜食堂你再熟悉不过,它们以北京的CBD地区为端点,呈射线状一路向东,无数次你和那些同你一样的白领们,加班后衣冠楚楚地在里边扒拉开人群抢个位置。那些晚归的胃无论几点回家,都有了好归宿。

那就去吃夜宵吧,你对自己说。烤串的油脂在肥瘦间参透生命,麻辣烫散发着诱惑的香味。虽然控制不了人生,但还可以控制得了自己那份麻辣烫里要加几串金针菇。

每一次吃完,你总是重新获得勇气,坚信世界上没有一顿脏摊解决不了的事儿。

金钟烤肉城:这里有一位吹风机烤串大叔

金钟烤肉城位于北京东四环外红庙附近。这哪里是烤肉城,分明是室内脏摊,藏在巷子里,连牌匾都没有。精瘦的老板据说叫金钟,但店名不知道是谁起的。

菜谱写在墙面的黑板上,烤串中等价位,三四十平的简易房里支几张矮桌和马扎子,食客们人挤人地撸着串,挂着的几个电扇同时高速转动。门口永远有人在排队等位。

每天晚上五点半准时,金钟就开始点火,一手接过妻子递过来的一把把烤串在炉子上不断翻动,另一手拿着吹风机给碳助燃。肉已经开始变色,亮晶晶的油脂不断冒泡,但这还还远远不够,等到肉呈现微微的焦黄时他才会抓给你。

相传这家店开了20年,一直都是金钟一个人在烤串,中间老板娘也试过,但据说味道差远了,不过老板娘的权力可就大多了——她规定入座后才能点烧烤,不做烤串外卖,因为不给加菜所以得一次性全点好。

尽管要点的菜是自己写在纸上,不过最后上什么还是要她决定,“所有的串四个起点,肉筋都卖完了,我又给你加了几个板筋”。店里半夜12点下班,有时还会遭到老板娘以“来不及烤了”为由拒绝放号。如果问她有生意怎么还不做的时候,她一脸嫌弃地回答“这就够累了”。

金钟隔壁是一位老大爷经营的食杂店,20年前他们就在这里邻居着做生意,金钟家的饮料都是在这拿货。20年前红庙这一片儿荒的不行,门口的大路上连汽车都没有,刚开始的几年惨淡得每天只卖5、6瓶汽水。随着这些年CBD、三里屯、朝阳大悦城的兴起,城市繁华区东迁,生意才逐渐变好的,现在到了夏天一晚上走十多箱啤酒也不是难事儿,连大爷的老伴都被叫去帮忙。

在金钟烤肉城你会遇见各种各样的人,小吴是海淀区某医院的大夫,作为一个不爱吃烤串的人,她算是金钟常客里的奇葩。“我至少每个月跨区驱车20多公里来吃一次,主要是因为他家的酱鸡爪酱鸡脖。入味到脱骨。”

更多的人表示,其实还是在大串横行的年代,忘不了小串的味道。西装革履的老薛在整个烤串人群里显得有点违和,这位国企的处长刚陪老板在人均上千的会所里喝完酒,来垫垫肚子,“我还小的时候就在这样的环境里吃烧烤,烤串不就应该是在这种乱糟的环境里吗,有种味道太干净的馆子吃不出来”。

娱乐记者兼《最小说》写手项斯微曾经有一句经典的话:衰老,就是从你吃不动烧烤开始。

吃烧烤没有门槛,没人敢说你已经老了,除非你自己承认和烤串产生了代沟。

北京大学口腔医院第二门诊部挂号预约

杭州治疗白癜风去哪好

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解放军空军总医院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