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防水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防水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网购平台大货栈清算在即揭开电商苦撑困局一角

发布时间:2020-02-11 07:07:30 阅读: 来源:岩棉防水剂厂家

本该庆祝公司一周岁生日,却在不确定的气氛中目睹同事一一离职、甚至CEO也挥手告别,网上购物平台“大货栈”的故事行近尾声。

这家一度与1号店并称“沪上电子商超双雄”的网站将因股东丧失信心、资金断流而面临危机,目前大货栈已经完全终止主站运营,其在上海的办公场所也人去楼空。

尽管这家公司已经积极地处理各种劳务、债务关系,但由于纳税及消费者投诉等情况,大货栈的现状还是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相关部门正在外围询调,试图查清这家当初承诺投资金额不菲的公司倒闭的真实原因。

一家B2C公司为何在电商大热的今年走向没落,具体到电子商务行业,“烧钱太凶、难以为继”是绕不过的话题。作为投资方,实力雄厚如世界500强企业的金光集团(APP)也会对那些难以打平的款项皱眉头,“内部管理是一方面,但电子商务难见盈利节点以及宏观经济大环境不好,也是投资方不愿意继续做大货栈的重要原因。”一位大货栈内部中干反思,“现在许多电商网站都只是个外表漂亮的架子,本身一直在亏,全靠融资撑着,把钱一掐、立马就塌。”

网站停止结算

“买了东西却没办法结算,网站上的客服永远是离线状态,栈币还退给我吗?大货栈怎么了?”孟女士抛出一串疑问。

近期,类似的抱怨还不少。有消费者反映,该网站上的商品价格近乎“神经错乱”——化妆品几元钱就可以买、市场价五六百元的豆浆机在大货栈上的标价仅数十元……超低的价格吸引了众多点击,兴高采烈的用户最后却发现无法下单。

实际情况是,大货栈早已停止了主站运营。在其网站右上角的公告区已明确表示:公司于今年7月1日起取消对代理的返利及奖励;8月下旬,关闭了系统结算功能;公司承诺限时退还用户账户内余留的“栈币”。

为了解大货栈的现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了该公司位于上海市静安区悦达广场九楼的办公地点,发现早已人去楼空,近2000平方米的办公区域内空空荡荡,只有前台还挂着“大货栈”及其投资方“金光APP”的标识,还有几名员工在内走动,似在处理杂务,不时讨论着关于社保和公积金如何计算的话题。

一名自称留下处理最后事务的员工接待了记者,并坦率表示,“你也看到了,公司做不下去了,马上就要关门,现在正处理一些债权债务关系。”

该员工表示,“除几位行政人员协助处理杂务外,大货栈的绝大部分员工都已被辞退,公司的CEO胡兴民和其他高管早已离开。辞职的员工按照《劳动法》获得规定的赔偿,没有产生劳动争议。现在留下办公的主要是股东方在数月前派出的清场小组。”

一位离职不久的大货栈员工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公司CEO胡兴民在今年6月底时宣布辞职,同时公司叫停了采购、审单及入库行为,并对仓库货物和办公用品进行盘点。

“今年初,就有嗅到苗头不对的同事开始联系其他公司,一个一个跳槽了。”这位前员工透露,大货栈在2011年初开始与拉手网、满座等团购网站合作、低价销售商品,“最早我以为是为开拓销售渠道,但到了3、4月份时突然发现,这些低价团购相当于变相清货,饼干、糖果、护肤品……希望把所有库存都甩出去,越快越好。”

“金光”身影

大货栈自诞生那刻起,无论是在公开场合、广告宣传,还是对外招聘中,都自称“公司系由金光集团(APP)投资、偏重快消品的B2C购物网站”。直到现在,公司网站上仍有大段相关表述:大货栈是金光集团为迎向21世纪多元化发展成立的电子商务渠道。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到,2010年7月,大货栈成立之时曾集中发布过一波新闻:电子商务行业再杀入新军。以百货为主的B2C电子商务网站“大货栈”6月30日正式上线,其背后由全球500强企业、被称为印尼第一财团的金光集团投资。

不过,在一年多后的今天,无论是留守员工还是金光方面,都刻意撇清彼此关系。

“也有一些投资者来看过,但大股东经过开会讨论,觉得没必要再继续投入,最终决定将大货栈关掉。”上述接待记者的员工表示,理解大股东的关店决定,但他坚决否认大货栈的投资方为金光集团(APP)。

注册名为“金光大货栈”的官方微博已被悄然变更,上述员工含糊表示,“以前网站强调金光集团,没有经过对方同意。大货栈另有投资方,投资方与金光有一些复杂的关系,三言两语讲不清。”到底有多复杂?他欲言又止,“总之大货栈和金光集团在法律上一点关系也没有。”

当前,大货栈的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其运营实体“上海金禹贸易有限公司”的股东发起人为注册在香港的“耀福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龚神佑。记者了解到,这是新近变更过的信息,此前,上海金禹的法定代表人为黄志源,金光集团创办人黄奕聪长子。法定代表人的信息于今年4月被变更。

此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当地政府相关部门正在外围询调,试图查清这家当初承诺投资金额不菲的公司倒下的真实原因。

管理理念冲突

无论大货栈与金光集团之间到底有没有投资关系,这家成立之初声势浩大的电商网站黯然收场,不得不让人反思今年资本火爆的B2C领域。

“内部管理是一方面原因。”一位前员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当了主管不一定做得好总管,理论丰富不一定实践有效果。”

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金光集团APP起意进入电子商务领域;11月,胡兴民加盟金光、主持筹建大货栈;至年底,大货栈高管陆续到位;2010年6月,大货栈网站正式上线。据悉,当初筹建大货栈的想法很简单:网上城市超市,让用户动动鼠标就可以把柴米油盐等生活用品买回家。

“在类似一些生活纸品的货源上,大货栈能享受到来自金光集团(APP)的特别优待,售价低于市场价。利用APP的招牌,大货栈能相对顺利地以低价拿下其他供货商,在与知名品牌的商务合作商中也是如此,这比一般的创业公司条件已经好得太多了。”

“在电商网站中,大货栈是比较有想法的,比如‘自提货物’、返利、‘赚外快’,即发展个人或公司成为代理一起做销售……不过,大部分想法经不住实际检验。”该员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有进账,但最后都是送钱出去。一家两百多人的公司,十几个总监,出了点事也不知道该找谁。”

在他看来,管理者与投资方在理念上也不是一个步调,“胡兴民只是聘来的经理人,他们都不是公司的实际拥有者,因此在很多事情上说了不算。此外,薪资结构也存在差异。几个月前,胡兴民希望给大货栈的几名骨干员工调整薪水,集团总部有人认为太高。胡兴民据理力争,对方才不再说什么。胡兴民认为大货栈需要更大的灵活性,包括激励机制方面,而他承认让集团完全同意其想法还需要些时间。”

相关新闻

大货栈败因:烧钱不够豪气?

每经记者 庄春晖 发自上海

大货栈不是没有机会运营下去,其所遭遇的管理问题在这个行业里并不算特例,但它的难题在于:大股东不愿继续投钱,新的投资者也难以加入进来。

“这个行业很变态”

“电子商务网站一年做不起来,就不会做起来了。”金光集团(APP)已对大货栈失去了信心,这个印尼第一大财团事先做过功课、有烧钱的心理准备,但还是受不了“大家比的不是谁挣得多,而是比谁烧得多”的状态,一位接近大货栈的知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其他网站反正不是自己的钱,明明往死里亏,却装做很轻松,这个行业很变态。”

据他透露,金光集团(APP)不算小气,在最初的规划中是为大货栈铺好了底子: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元,承诺初期投资1.2亿元。但在实际的进程中,情况却有所变化。

这位知情人士表示,“大股东谨慎地控制大货栈的花销,按月付给,额度为每月数百万人民币。员工工资、物流和IT支撑是日常运营中最大的三块。公司要正常运作,还要缴纳营业税、增值税、企业所得税、员工个税、公积养老金等,企业利润还能剩多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大货栈位于悦达广场办公室及在上海南部的库房均为租借,每月花费在几十万元。在物流配送方面,大货栈采用的均为第三方物流公司,另外支付费用。

是否需要、何时需要自建物流、配送团队,考验着一个电商平台的判断力和资金实力,在这个问题上,各家都有自己的考虑。

豪气者如京东商城,早在2009年开始自建物流,目前有超过70%的业务由公司自行配送;近期刚获得1亿美元二轮融资的走秀网也表示,将大力自建物流配送体系;当当网联合总裁俞渝曾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今年内资本支出将近2000万美元,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用在土地购买及新仓库的建设上。

以上是电商大网站的雄心壮志,对于像大货栈这样的创业公司,算盘还得细细打。在物流配送上,大货栈就创新提出了“自提”模式,即开放社区中的便利店为自提点,鼓励其代收快递,已解决物流中的“最后一公里”配送难题,甚至在今后可以发展这些自提点成为大货栈的线下加盟。

利润最大化与估值最大化

然而,美好的计划很快成为泡影。一位大货栈的员工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计划的漏洞在于:第一、加入网点太少,便利无从谈起;第二、饮料、粮油等的运送成本过高,到自提点也太占空间,不受欢迎;三、大货栈会为自提点的收付货物支付给对方一定比例的费用,“本身送一单的利润就不高,还要倒贴钱,不赔才怪。”

大货栈的确在赔钱,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该公司在2011年上半年的亏损达到1000多万元,依照其规模与营收,这样的亏损额在业内已属于“控制得不错”的水平。“网上超市的整体毛利率差不多有20个点,这样捏紧了还在亏,就能看出整个行业是什么状态。”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互联网与传统行业的最大不同点是,传统企业做生意追求利润最大化,而互联网企业追求估值最大化,这点在电子商务上体现得尤为明显。”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坦诚,“金光集团这类传统企业非常注重每分投入所产生的实际收益,而电商行业就是烧钱竞赛。不少电商拿着风投的钱,风投一般以销售额作为判断估值的主要依据。这样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公司需要大量地投放广告来拉动销售额和流量,而不是考虑平衡收支。”

再看大货栈的路线,金光集团(APP)要求胡兴民每个月需汇报的重要数据包括“固定成本”、“变动费用”、“销售收入”等,且要求必须能看到一个清晰的盈利点,胡兴民曾表示,“如果营业额必须到100亿量级才可能获利,这是集团不愿意看到的。”

“电子商务难见盈利节点、以及宏观经济大环境不好,是APP不愿意再继续做大货栈的重要原因。”一位大货栈内部中干认为,“现在的许多电商网站本身一直在亏,全靠融资撑着。”

这样的反思其实在业内早有共鸣。“现在想要盈利也可以马上实现,只要将广告费用减到最少。但是电商竞争就是烧钱竞赛,现在没有人敢盈利。”业内人士表示。

广州筹划税务中介

深圳代理记账财务

广州注册公司多少钱

代理记账会计

中山工商税务营业执照代办

广州注册公司多久

中山筹划税务价格

深圳代理记账收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