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防水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防水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因为我们一无所知写给爱着的魔兽世界

发布时间:2020-02-10 17:32:47 阅读: 来源:岩棉防水剂厂家

题记:我们无所不知,却又一无所知;明日太阳升起时,一个世界在等待。

魔兽世界最好的资料片是哪一个?

如果让暴雪的开发人员来答,他们多半会拿出莱因哈特的气势傲然道“下一个!”这跟当着女人面问她男人最爱的是谁一样缺乏悬念。去问玩家,则多半会答《巫妖王之怒》,哪怕理由不尽相同。

其实放在半年前我也会如是说,现在,则未必。

那个年代,像极了现在

说起80级诺森德的无尽寒冬,一定有人提那句老话,就是那句,都快用烂了,但老话之所以老,就因为它有道理。那片永不消融的霜雪一直在刺痛我们的记忆,它埋葬了奥杜尔的杰出与辉煌,也述说着十字军便当撑死人的悲剧。我们在冬拥湖搞垮了服务器,服务器则在达拉然搞垮我们。最后在凛冬号角中,在巫妖王的穹顶,我们为团队流下的每一滴汗,都化作BUFF展开后飙出的泪。“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就是那句老话,丢在哪里都能长出一地沧桑,但这才是全句:

“那是最好时代,那是最坏时代;那是智慧年代,那是愚昧年代;那是虔信纪,那是怀疑纪;那是光明季,那是黑暗季;那是希望之春,那是绝望之冬;我们无所不有,我们一无所有;我们直奔天堂,同时背道而驰;一言以蔽之,那个年代,像极了现在。”

显然狄更斯在玩内涵,他意思是:每个时代都是既好且坏,过去较之当下也没什么不同。推而广之,所有资料片,蝗虫的远征、巫喵王之怒、大下巴裂变乃至胖大人之谜都差不多。

可这听上去明明是在胡扯。

至少《熊猫人之谜》这个资料片,从一开始就处处彰显其与众不同。

做事后诸葛亮的迷人之处在于,现在我们可以对着2011暴雪嘉年华的主题海报侃侃而谈:凯瑞根,无话。女性暗黑破坏神,暗示D3中莉亚的最终形态。神棍世界萨将在4.3中成为拯救世界的更大神棍(也有人认为他是搅什么的棍)。以及隐藏在背景黑暗中凝视着玩家的,熊猫人之眼。

若没记错,Mists of Pandaria字样横空出世,是去年8月初它忽然成为注册商标。尽管《魔兽争霸》就有熊猫酒仙,尽管早在TBC首次添加新种族就传言德国人本该是熊猫人,但由于之前绷带人携“虚空的复仇”搅局,而过于憨厚的胖大人太不靠魔兽的谱,大家群体失忆,雪亮地认定MOP就是卧槽已久的神驹“泰坦”。隔天有人想起“我擦好像魔兽里面还真有熊猫!”狂汗之后才怀疑这很可能是新资料片。到了月底Tom Chilton谈4.3时突然B叔力场全开,以不怕抽脸的觉悟对MOP传闻进行霸气否决,于是斗争经验丰富的玩家们便进一步坐实了熊猫人,而不是绷带人或者“哇儿哇儿哇儿哇”的鱼人。9月无话。10月中旬国外某专业舅舅悄然发功,透露一些至今都没太走样的MOP设定。一周后铲平舅舅网蹦出个形迹可疑的舅舅,在后来被证明精确制导的剧透外,辅以大量荒诞不经的脑补以图致盲。长篇猛料爆得豪情万丈高潮迭起,玩家看得鸡飞狗跳娇喘不已,暴雪思密达紧攥五毛,不知当给不当给——这正是2011暴雪嘉年华前一周。

至此,所有人都在坐等熊猫人亮相嘉年华。

迷雾里,藏着一个世界

所以,在嘉年华上那浓郁中华风的音乐响起之前,MOP这事就已经没太大悬念了。暴雪知道,媒体知道,玩家知道,熊猫人自己……想来也知道。

然而,在嘉年华上那浓郁中华风的音乐响起之时,我还是止不住的颤抖、大半夜的蹦跳欢呼“是熊猫人真的是熊猫人!”甚囧。那是从未有过的激动,无法解释的狂喜,却不是最后一次。前阵子《熊猫人之谜》CG首映,对着画面我再次感到血液在燃烧。这很像是暴雪的阴谋,我们间或能窥见迷雾中的一鳞半爪,却死活抓不住首尾。每次新消息的发布都让我们期待更多,期待这些片段能联裰成如诗画卷,真正铺陈在眼前。

让人难忘的是CG末尾,熊猫人最强兵种扫地僧……哦不,武僧老陈制止了一场生死厮杀,阳光刺穿他身后的迷瘴,雾里飞花破碎迷离,乱舞纷扬。当迷雾散透,落花的尽头,我们看到一个动人的美丽新世界。

在《熊猫人之谜》前的所有资料片,只要名称一公布,玩家对内容就有了预期,对事情来龙去脉,对将要遭遇什么对手都有了底。而MOP则是完全崭新的,却又和魔兽主线剧情丝丝入扣。

遥想一年前这新世界冷不丁跳出来,人们的反应居然是痛骂暴雪无厘头、生搬硬套某熊猫电影搞出个比侏儒还可笑的种族(我绝没有说侏儒很可笑绝没有!)……这没来由的恼怒其实很好解释,对这个新资料片玩家是史无前例的毫无头绪。要知道,此前所有资料片只要名称敲定,玩家对剧情便有预期,所至何方、所遇何事、BOSS何人,不说一目了然至少也知道去哪里找答案。伊利丹高喊“你们还没准备好”我们自觉去复习上古三部曲;与天灾军作战我们会追问魔兽争霸中黑曜石毁灭者的去向;即使大地一夜间裂变,也能凭巨龙之日和巨龙之夜寻出死亡之翼与上古之神的蛛丝马迹。探索那些老故事如探一盆洗脸水,手放进去刚感觉到温度就摸到盆底;可对熊猫人我们知道些什么呢?完全是一团迷雾,这让我们深深地挫败,怒吞键鼠,却忘了在迷雾里,藏着一个世界。

我们理当狂喜,我们理当赞美那些平时用不着的真主上帝阿弥陀佛,我们理当感激,因为我们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

因为,我们一无所知

朋友质疑,说一无所知会不会太过了,7年3个资料片85级4块大陆,它还有哪块地方是我们没碰过的。好吧,潘达利亚没有,但MOP的消息不也越来越多吗。3月份我们就知道脑残吼荣膺《熊猫人之谜》最终BOSS,算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毕竟一整个CTM的重制剧情都在强调他是个脑残。可当时群众依然纷纷表示,关底BOSS曝光得太早了。这又是一次群体失忆。这之前哪个关底BOSS不是在资料片名称一公布就被猜到?而MOP呢,众说纷纭猜了快半年才由暴雪公布谜底。事实上,我们不是知道得太早,而是太晚;知道得非但不多,反而太少。

潘达利亚美得让人流泪,这里甚至比国产游戏更像我们自己的家。

潘达利亚就在那里,要怎么去?已在测试服踏上的这片土地,最终会变怎样?这里,我们将经历什么故事、何以为战、为何而战、以何去战……剧情在五里雾中飘来荡去。渐渐地我们发现,这块新大陆竟和主线故事珠联璧合,依然是那个熟悉的魔兽历史,却不防一个神龙摆尾又被推倒重改。到头来,自以为知道的事情都是暴雪从牙膏皮里一点点挤给你的,洗把脸就面目全非,我们还是一无所知。

“我只知道我一无所知。”这又是句老话——来源:网络,作者:网络——呃好吧,当然是苏格拉底。这话总被错误地理解为他老人家极度谦逊,可人家又不是战斗力突破天际还求人护送的小弗丁,犯得着么。他是在阐述他的教育方针,即认知治疗学派主张的“苏格拉底式对话”:我引你走进世界,但我和你同样一无所知,你在这世界狂喜乱舞还是自寻死路,我都不评价对错。而你若想要在这世界有所发现有所收获,则只需要一样东西——好奇心。好奇心是智慧的源泉,外界他人无法给予,而激发好奇心的最好状态,正是一无所知。一无所知是方法,其目的,是找到属于你自己的快乐,恰如苏格拉底另一句老话:“认识你自己。”

英雄,愿你有一段无悔的爱情

我好像记得很多老话,大概因为就wow而言我也是个老人了。而每逢版本更新都是我们这些遗老遗少最纠结的时候。我们熟悉的英雄,一个个挂了;我们仰慕的敌人,一个个推了;我们强力的装备,一件件废了;我们宝贵的金币,一堆堆贬值了;我们积攒的点数,一下子作废了,连我们爱过的吉安娜,都成暴走大妈了……该如何看待今天的魔兽世界,该如何面对明天的新料片;我们失去了什么,又将得到什么?这个游戏在七年里不断累积的厚度和重量,有没有压碎我们宝贵的好奇心?

我们无所不有,却又一无所有;我们无所不知,却又一无所知。

这难道不是最棒的礼物?

所有在大灾变中被毁灭的,都在潘达利亚重生。即使成就和荣耀归入尘土,那颗怀着英雄梦的心,将在尘土中永远绽放出光芒。

如果你还懂得好奇,便定能有所收获。《熊猫人之谜》,这个wow史上内容空前翔实丰富的资料片新加入的副本玩法,比如挑战模式、情景模式;新的休闲玩法,比如宠物战斗、开心农场;还有全新的天赋树,彻底改观的野外PVP体验。这些与其说加入,不如说变革。很多人对改变有着天然的反感,任何不适都会让他们猛烈歌颂那些经过情感美化的“老日子”。故没有无血的革命,没不挨骂的资料片。《大地的裂变》被骂得最惨,这并不冤枉,魔兽这样有着千万住民的世界,本该是“治大国如烹小鲜”,都怪之翼君这个大锅铲太过凶残。但灾变再痛苦,也毕竟过去了。其实《魔兽争霸III》的余音早在WLK已告终结,魔兽争霸的故事已了,魔兽世界刚由此发端。所有在大灾变中被毁灭的,都在潘达利亚重生,哪怕是以一座城池的毁灭作为开始——我指的远不止那一座城池一个英雄一个任务一个副本一花一叶一菩提,也包括所有规则所有模式,是的,我说的是这游戏的全部,乃至这游戏本身。

时代的浪潮奔腾向前,在伟大的王者也无法安然地停留在某个过去;做赶在时代前头放风筝的人,这就是魔兽的永恒。是这永恒,让这个游戏经历住岁月的荡涤,并透过一部部资料片,一节节开出花来。

还记得第一次踏上那块名为艾泽拉斯的陌生土地时,那种怦然心动吗?那是我们小时候,那时我们一无所知。我们眼里处处是惊喜,我们脚步轻快,我们尽情奔跑,因为我们肩上空空如也,却也有着全世界。一言以蔽之,那个年代,像极了现在,像极了《熊猫人之谜》。

你听到号角声了吗?

爱,还记得吗?

爱不必重来,只需继续。那是烙在每一个怀揣英雄梦的冒险者心中,艾泽拉斯永远的传说:

明日太阳升起时,一个世界在等待。

玄幻小说网站

宠物品种大全

盗墓笔记小说